兽黑王爷套路深 第1060章 一夜红烛到天明,三两无眠(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白月书书 http://www.by028.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子熏上前一步,认真而虔诚的看着亦雨,“尸骨无存。但是,他说最开心的事情是,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

    子熏说了一个谎话,他不能把真相说给第三个人听。

    “尸骨无存”四个字,像是晴天霹雳一样,轰炸的亦雨眼前瞬间一黑!

    若不是子熏的力量扶着她,她早就晕倒在地上了。

    但是此时,她脑子里已经不清晰了,只是还有一个浅浅的念头:轩辕牧说最开心的事情,是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

    子熏看着一旦离开他的力量就要倒下的亦雨,心中一阵阵抽痛。

    但终究男女友别,他只能低呼一声,“池渊!”

    池渊迷迷糊糊从自己屋里出来,在看到子熏和亦雨的时候,愣了一下,“子熏公子,是……你喊我?”

    他有些不明所以。

    池渊并不知道轩辕牧去君家旧址的事情。

    子熏面色沉沉,艰涩道,“宁王世子出事了,尸骨无存,世子妃刚刚得到这个消息,晕过去了……”

    他顿了顿,目光回落在亦雨脸上,“他临死前唯一的愿望是,希望妻儿未来安好,这也是他留给你的最后一句话。”

    池渊的眼泪瞬间便滚落下,不可置信的盯着子熏,“怎么就这么没了呢……”

    轩辕牧是他看着从小长大的,抛开身份问题,他早就将轩辕牧当做自己的弟弟了。

    而他是当年宁王收养的孤儿。

    进入宁王府的时候,宁王跟他说,他毕生的使命将是守护宁王世子,为他而生为他而死。

    这些年来,他的确也把全部心血都花在了轩辕牧一人身上。

    如今,他却就这样没了!

    这样的结局让池渊无法接受,但他是男人,不能比亦雨还脆弱。

    子熏看着这样的场面,只觉得脑子里像是要炸裂一样,道,“宁王世子妃晕过去了,你扶她进去休息,后续的事情,且等明日陛下安排。”

    池渊回过神来,强忍着内心悲痛,上前扶住了亦雨。

    子熏转身离开。

    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传来池渊沉痛的嗓音,“世子是怎么死的?”

    子熏闻言,背影微微僵了僵。

    从表面上看,似乎是为了救子衿而死的。

    但实际上……

    子熏闭眼深吸一口气,道,“清姬之死激怒了她的师尊,青丘狐前来报仇了。”

    他不能让子衿背黑锅,那对子衿而言太不公平了。

    池渊张了张嘴,终究没再说什么。

    子熏离开这里的脚步异常沉重,轩辕牧的死,把压在他头顶的山转移到了子衿和君轻暖头上。

    以前,是轩辕牧老觉得欠着君家的。

    因为三年前对君家下手的人姓轩辕,而最后直接结束了君轻暖性命的人是轩辕牧。

    但是现在,子衿和君轻暖多少都会觉得欠着轩辕牧的,因为不管如何,轩辕牧为子衿去挡那一下的时候,他是奋不顾身的。

    世上最难还的是人情,最难释怀的是悔恨。

    所以,轩辕牧说的对,他是真的解脱了。

    他解脱的代价是,他身边的人都要付出一些什么。

    子熏无法判断这整件事情孰是孰非,人生本来就是说不清楚的东西……

    “谁知道呢……”他的叹息消散在夜风中,推门进了自己的房间。

    临霜坐在桌边盯着烛花出神,只是一盏烛台,就已经让他感觉带了温暖。

    子熏站在门口打量着临霜,心下就在想:他和临霜也是很奇怪的一对吧?

    他们已经得到了彼此,但是,将来又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呢?

    子熏不知道。

    他可以卜算任何人的命途,唯独看不透自己的……

    恍惚时,临霜扬起了圆圆的小脸,琉璃般的眼眸看向他,眼底腾起欣喜,“子熏哥哥,你可回来了!”

    然后,又一脸单纯的糯糯,“哥哥,宝贝困了。”

    “嗯,那就睡吧。”子熏上前揉揉她毛茸茸的头发,拉着她去床上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