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结束的时候,李雪不舍地拉着张诗雨的手,有些伤感的说:“下次见面可能要等过年了。”

张诗雨拍拍她的手,“不一定哦,我们公司今年计划在Z城开设分公司,我也打算过去,留在这里顶多混个中层,去分公司我可就是封疆大吏,更何况…”她眨眨眼,“那个人也去。”

李雪惊喜的说:“那你以后是不是就可以长期呆在Z城了?”

“那也要我去的成才行。”

李雪可不管这么多,她现在已经认为张诗雨立刻就要回去了,高兴的手舞足蹈,“对了,张卓的老婆月底预产期。”

张诗雨说:“我暂时回不去,到时候在微信上给他发个红包吧。”

李雪有些急迫的说:“那你快点回Z城呀。”她还没跟张诗雨分开,就已经开始想她了。

孙验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声说:“走吧。”

“等等,”张诗雨拉过李雪,对孙验说:“你先去前面等我们,我有话要跟小雪说。”

孙验皱了皱眉,对上李雪祈求的眼神,丢下一句“快点”就走了。

确定孙验走远了,张诗雨从包里拿出一个大红包递给李雪,“这是给你的结婚红包,既然你们不办婚礼了,我就现在给你吧。”

李雪看到塞的鼓鼓的红包,连连摆手,“太多了。”

张诗雨不由分说的塞到她手里,“傻丫头,拿着吧,别给孙验哦,这是我单独给你的!”

李雪走上来的时候孙验问了句:“她跟你说什么了?”

李雪瞬间把张诗雨的嘱托抛到脑后,拿出红包递给他:“张诗雨给我的结婚红包,还说让我自己拿着别告诉你,好多钱呀,我不想要,可是她非要给我。”

孙验拿出红包数了数,瞬间笑了,“你自己拿着吧,等以后她结婚我们再给她。”

这时候张诗雨的微信过来了,“我知道李雪肯定会泄密,你追李雪的时候给我的‘侦探费’我都给她啦,不许觊觎!”

孙验把手机塞回兜里,一把搂过李雪,“走了。”

张卓的儿子办满月酒的时候李雪和孙验一起去了,张卓的妻子还没出月子,只是打个照面就走了,看到李雪的时候明显怔了一下,李雪没认出她,笑着对她说了句祝福的话。

晚上喂完奶,她突然问张卓:“孙验的老婆,叫李雪对吧?”

张卓点点头。

“她小时候是不是在我们那呆过?”

“这我哪知道。”

张卓的妻子信誓旦旦地说:“肯定是,我们以前在同一个小学,我比她小两届,她小时候就长的特别漂亮!我二伯是小学校长,家里还有她参加文艺汇演的照片呢,下次给你看看。”

张卓狐疑的问了句:“真的假的?”

“肯定是她,哪有这么巧的?名字一样,长的还这么像!”她想起什么,神秘兮兮的说:“而且我认识那个李雪好像就是Z城的,我听大人说,她妈妈死了,爸爸吸毒,家里没人管她才把她放在我们那的,她外婆家在那。”

……

张卓隐藏下心里的震惊,这样一说他也有点怀疑了,和李雪同窗多年,没见她家里人来过学校,也从没听她提过家人,他少年时候对她最深的印象就是畏畏缩缩的坐在凳子上,一句话都不肯多说。

不过这种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他皱眉嘱咐道:“烂在肚子里,别跟其他人说。”

“知道啦,放心吧。”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