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的雾气腾腾升起,笼罩在繁华的城市上空。

    挂着淡紫色帷幔的公主房里,叶琉奕不甘愿地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哎,好短暂的周末,人家还没有high够了啦~~~~”

    闹铃声是JUNIEL的韩文歌《猫の一日》,在这软绵绵的音乐循环播放了一遍又一遍之后,叶琉奕苦着脸关掉了闹钟,用灵魂还在梦游的身体从床上有气无力的爬起来。

    为什么用《猫の一日》作为闹铃声呢?因为叶琉奕平时喜欢自称猫科动物,一双细长的丹凤眼飞入云鬓,笑起来时有小野猫般的妩媚,工作时虎视眈眈,玩起来生龙活虎,遇上敌对的人叫嚣就用超过常人的智商狐假虎威一下,露出猫科动物才有的爪牙,那是她惯常的保护色,偶尔发发神经在夜深人静时当夜猫子长吁短叹一番,虽然是90后才25岁,遇上00后也喜欢扮嫩说自己是属猫的,思路敏捷如小猎豹,私下里却呆萌如HelloKitty。

    快速地洗漱完毕后,叶琉奕坐在摆满瓶瓶罐罐的梳妆台前化妆,纯白色的落地长睡裙已经换成黑色的小西装裙。

    纯白是内心的底色,而在染缸般的社会上奔走,怎能没有小黑裙呢?这样才能在职场里隐藏住自己的真性情,毕竟明箭易躲,暗箭难防,要想笑到最后,唯有知己知彼而不露声色。

    叶琉奕对镜自顾,手中雅诗兰黛的眉笔熟练地勾勒着细长的眉型,眉峰微翠,远山如黛,眉眼里混合着清纯和老成,这样的中庸可以带给她安全感。

    叶琉奕姿态优雅地用唇刷涂上YSL圣罗兰烟熏粉N°102款哑光唇釉,樱唇亲启,嘴角微挑,她满意地端详着镜中的自己。

    叶琉奕喜欢这个色号的唇釉,既有明艳的俏皮,又有轻熟的狂野,正如她现在的年龄,洗褪去校园里的青涩不久,就迅速地包装起职业化的成熟和得体。

    叶琉奕抬头看了看墙壁上的钟摆,“不好,要迟到了。”她手忙脚乱地梳了一个高马尾,干练而有朝气,长而顺直的发尾垂至腰间,深而浓密的发丝闪烁着深紫色的光芒。

    深紫色,是叶琉奕近来新染的发色,其实咖啡色大波浪卷发也适合她,然而当她看到满大街的同款之后,她就义无反顾地换成了深紫色长直发。因为她不喜欢跟任何人重复,着实有些鹤立鸡群,这样的个性也使她越发地学会低调,不然就成了树大招风,物极必反。

    叶琉奕朝空气中喷了几下宝格丽水漾夜茉莉淡香水,细密的香雾均匀地落在自己身上,前调是粉红葡萄柚和绿杏仁的味道,中调是茉莉精油和白茶香,尾调是木香和白麝香,沐浴在这股精致、明亮、清新的魅惑淡香风中,叶琉奕嗅到了一丝佛罗伦萨意式波波里花园的缤纷明媚,仿佛置身绿意葱郁的庭园迷宫。都说闻香识女人,叶琉奕喜欢这样独特诱人的气息,也早已习惯于用香水开启崭新的一天。

    叶琉奕拎上COACH麂皮绒镶钻翻盖单肩斜挎链条小翻包,慌慌张张地正打算出门,叶琉奕的母亲李海兰穿着藕荷色香云纱旗袍,上身披着黑色真丝马海毛流苏三角镂空坎肩从房间里走出来,“琉奕,你早饭还没吃呢!多少吃几口再出门吧,不然午饭之前都要肚子饿!”

    “不了……妈……来不及了……先不说了,我要迟到了!”叶琉奕边心不在焉地答话,边从鞋柜里取出那双从法国代购的香奈儿sling-back经典款拼色小方根凉鞋,裸色的鞋身把穿着肉色丝袜的双腿视觉感拉长,鞋尖上的黑色跟小黑裙是绝配。

    这是上海市周一的早晨,尽管有四通八达的地铁线路舒缓交通,但是马路上依旧堵得水泄不通。

    叶琉奕好不容易才等来一班公交车,焦躁不安地被夹在拥挤的公交车上,皱着眉呆望着前方一大排车被挤成一个大疙瘩,司机们已经更不耐烦,喇叭声响成一片。

    这可以说是中国数量最庞大的车展,品种最齐备,车型最奢华。各种型号的车像密密麻麻的蚂蚁一样缓慢地向前爬着,一辆辆车在狭窄的道路上排成了长龙,叶琉奕的脸色更难看了。

    突然,汽车刹车了。整个公交车上的人都伸长脖子张望前方发生了什么事,他们的脑袋似乎被无形的手拽了起来,拥堵的交通扼住了每个人的心脏,最大限度的把人拉成了长颈鹿。

    堵!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暴怒或幽怨,车窗外是绿意盎然的春,可是堵车把每个人的心情一会儿炙烤成烈日炎炎的夏,一会儿摧残成枯叶成堆的秋,如果造成迟到,那估计就要冰封成寒冷刺骨的冬了。琉奕想起领导冷峻得可以挂霜的表情,不禁打了个寒颤。

    旁边一位中年的阿姨已经反复开关窗不下20次了,她起初只是用纸巾捂住鼻子,但是车厢里的浑浊的空气让她都无法呼吸了!于是她打开窗,希望能呼吸一点清爽的晨风,可是窗外的空气污浊得仿若是把鼻子直接接上了汽车的排气管,熏得整车人的心像被机关-->>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