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奕,真巧。”冷不丁一个带着磁性的男声不疾不徐地从背后响起,琉奕惊讶地在拥挤的电梯间转过身,视线迎上了一个带着欣赏目光凝视她的温和微笑,琉奕如羽毛扇子般浓密的长睫毛垂下来,盖住镶嵌着两颗水澈清瞳的眼睑,“姚哥,还真是挺巧的。”

    只见姚文轩穿着ZARA的蓝色菱格纹西装,脚上GUCCI的皮鞋,手上阿玛尼钢带防水机械表,看起来有些疲惫。他刚在负2层停完车,没想到就在一楼遇上了坐同一部电梯的琉奕。

    姚文轩是公司的美术组组长,叶琉奕所在的UI设计组和网页设计组还有原画组都下辖于美术组。据说他跟同一级的程序组、文案组、运营组的组长比起来,是公司创业有史以来升迁最快的组长。

    他极其健谈,左右逢源,为人八面玲珑,再加上有一副好皮囊,近乎无可挑剔。

    而自从给琉奕面试的那天起,不知怎的,姚文轩就记住了这个气质有些与众不同的姑娘。琉奕浅笑嫣然地跟着其他同事叫他姚组长,而他表情淡淡地说,“叫我姚哥吧。”

    姚哥会在午餐的时候,故意跟琉奕坐一个桌。姚哥口若悬河,话题从经济到电影,从摄影到设计,琉奕一般都是微笑地听着,倒是其他女生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公司里的很多女同事表面上都爱跟琉奕一块吃饭,实则醉翁之意不在酒。

    坐在琉奕隔壁工位的蒋冰悄悄地羡慕,“天啊,姚组长可是我们公司所有女员工心目中的男神,单凭他那张帅气而棱角分明的脸蛋就已经很要命了,他居然还是有六块腹肌的型男,又有绅士风度,上海本地户口,有车有房,家中独子,他向你抛出了橄榄枝,你就不打算跟他发展发展吗?”

    琉奕那时差点没把刚喝的咖啡吐到面前的键盘上,只好用开玩笑的口吻敷衍她,“我还小,还想多玩几年,不想这么早谈恋爱。”

    实际上叶琉奕心里想的是:感觉这种东西是很难用三言两语说清的,纵是优秀如姚文轩也枉然,直接说出来吧,又怕被人说假清高,不小心得罪了人,被别人惦记上使绊子就不好了。

    因此面对姚文轩的各种暗示和关心,琉奕从来只是不咸不淡地回应。

    世界对琉奕来说是疏离的,这个疏离并不是被边缘化,而是不论周围的环境多么热闹拥挤,琉奕都能保持一颗冷心观红尘。

    琉奕素来不喜欢被异性献殷勤,按照平时她面对像姚哥这样试图靠近的异性,早就保持距离逃到十万八千里外了,闺蜜们都说她这点特别奇葩。

    琉奕心想,奇葩就奇葩吧!字典里奇葩的原意是指奇特而美丽的花朵,常用来比喻不同寻常的优秀文艺作品或非常出众的人物,也比喻某人或某事物不落世俗,个性十足。奇葩多形容奇才,天才之类的。

    我叶琉奕还真就是个独一无二的异数,偏不泯然众人!

    然而这些乖张的想法都仅限于私下里,明面上叶琉奕就只装成乖的样子。她有时候觉得自己的世界有好多层,她甚至可以像洋葱一样没心没肺。

    所以面对姚文轩的靠近,她并不觉得困扰,琉奕内心里对这段关系暗自定位成兄妹,也可以说是好哥们。

    电梯每上升一层都要停一次,到公司所在的十一层时,已经宽敞很多了,电梯门一开,公司门口的打卡机前已然排起了长队,队末尾那个顶着波波头的瘦削身影突然转过来,“琉奕,你也这么迟来?”

    蒋冰是跟琉奕几乎同一时期入职UI组的,那时候琉奕刚从学校毕业,内心清纯如出水的芙蓉,最初对同事没有防备的时候,她是有把蒋冰当真朋友看的。只是后来琉奕也慢慢地明白了,职场里大多数时候是没有真朋友的。

    蒋冰的长相有点像琉奕同班玩在一起的好闺蜜,齐肩黑直中发温顺地挽到耳后,深蓝色无框眼镜后边,忽闪着狡黠的黑漆漆的大眼睛,皮肤有点蜡黄,瘦瘦小小的身量显得玲珑机敏,夏天T恤衫牛仔裤冬天厚重大棉衣是蒋冰的标配。

    叶琉奕三步并作两步地奔过去,“蒋冰,怎么是你?你平时不都是我们UI组最早到的吗?”

    蒋冰愁眉苦脸地撇撇嘴,“甭提了,今天闹钟坏了,我因为家住得离公司非常远,所以平时都很早出门。我听说你家到公司只有十个站,怎么也这个点才来?”

    叶琉奕摸着马尾的发梢支吾着,“堵车啊!我每天都是时间算得准准地出门,稍微有一个环节慢了,就保准迟到了,没办法,爱睡懒觉!”

    蒋冰长叹了一口气,“你可真幸福啊,家里有房就是好,我自从来公司上班就没睡过饱觉,因为租的房子远,冬天的时候,天不亮就要出门了。”

    叶琉奕疑惑地问,“为什么不把房子租在公司附近,这样既少了奔波,也节省了时间。”

    蒋冰无奈地摇摇头,“公司的地段这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