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琉奕在外婆的房间门口等了几分钟,见她还没有回来,便问了叶青菡外婆去了哪里,叶琉奕想直接去找她。

    叶青菡浅笑盈盈地说,“刚才楼上的澜姨来找她,说是今天大概有五六个老姐妹一块去一楼的多媒体教室上手工课。”

    叶琉奕“哦——”了一声,澜姨她是见过的,也就是潘澜澜,是外婆学生时代最好的闺蜜。外婆住的单身公寓楼是夕阳红养老社区的同学楼,住着苏俪熟识的几十名校友和家属。

    这是夕阳红养老社区根据需求设计个性化,或是不同风格的楼层,安排相同或者相近属性的社会群体团体入住,例如教师楼、干部楼、医生楼、亲戚楼、家族楼等等,在同属性楼层中形成良好的亲情氛围和有效的交流沟通和互助,得到精神上的相互慰藉。

    这样做还可以将养老人进行差分,为高端养老人提供高端服务,赚取收益补贴低收入养老人,将至少提供10%全免养老服务,从而实现互助养老。

    叶琉奕赶到一楼多媒体教室一看,只见六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其乐融融地围坐在一起有说有笑,讲台上的幻灯机放映着手工课的远程教学,老太太们面的前都摆着钩针和毛线,叶琉奕仔细一瞧,她们竟然织的是蕾丝花边。

    苏俪虽然头发花白,但是神色清明,澜姨的目光却饱经风霜,看上去比苏俪老十岁。

    这几个老人中,澜姨依靠退休金仅能支持每个月60%的生活支撑,而40%的收入需要子女支出。苏俪是老干部遗孀,从来没操心过生活费的问题,也没有让儿女负担。

    黄英是这群老人里话最多的,手脚也麻利,看起来人缘很好,她住进夕阳红养老社区,是用了反向按揭的方式,可以提前预支房子销售款项。在目前国人的家庭资产配置中,住房占有压倒一切的位置,尤其对于许多老人来说,房子可能成了其唯一的财产。

    但是如果一个老人只拥有唯一的住房,则该项资产的收益率近乎零,但是这种操作方式与目前中国房产的土地不具有所有权存在法律背离,同时中间条款比较不利于按揭者。

    对于养老人而言,所带来的好处将是巨大而长期的,只是换了一处房屋就可以带来未来20年免费食宿,更良好的居住环境,丰富的晚年生活,更好的医疗条件和更低的医疗成本。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