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老家的那天,叶琉奕和妈妈都起了个大早,为了避免路上堵车,7点半就出门了。就算路上紧赶慢赶,母女俩到火车站的时候,也快9点了。

    按照约定,舅舅李岳、舅妈崔平和表妹李怡九点整就应该在火车站候车大厅前跟她们汇合。

    可是,李海兰眼看着火车站门口的人群来来往往,就是没有看见弟弟、弟媳一家。

    快要九点十五的时候,李海兰着急了,赶紧拿出手机拨打了弟弟李岳的电话。话筒里很快传出了弟弟非常烦躁的声音。

    “喂,我们快到火车站了,还差一个公交站就到,路上堵车了,我和李怡现在已经下车了,跑过来更快点。”

    李海兰皱了皱眉,“怎么只有李怡呢?崔平没在吗?”

    李岳支支吾吾,“崔平刚才......半路上下车了,说是有一个要给她老同学的东西忘了带。”

    李海兰心里很窝火,“什么老同学?”

    李岳说,“崔平的大学同学啊,是她最好的闺蜜,嫁到我们的老家去了,毕竟人家答应招待她旅游啊,礼物不带不好的啊。”

    李海兰冷笑,“旅游?她到底是去上坟还是旅游的啊?”

    李岳被她问得没话可说了。这时,叶琉奕看到舅舅和表妹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旅行袋奔过来,琉奕迎上去,恭恭敬敬地叫了声,“舅舅”。

    李岳很和蔼地点点头。舅舅和外甥女见面寒暄没有任何过多的言语,叶琉奕默默地想,她跟远方大舅舅打电话说的话,都要比跟同城的亲舅舅说的要多的多。

    即便这样想着,琉奕的脸上依旧带着笑意,余光里却瞥见表妹李怡板着张脸,明明走近了,却半点没有搭理李海兰的意思!她要是得体的话,好歹应该微笑地叫一声“姑姑”的。

    然而傲慢的李怡不仅没叫姑姑,脸上连最起码礼貌的微笑都没有,她的目光漂浮着,隐隐带着恨意。按道理说,李岳是李海兰的亲生弟弟,这时总应该管教一下女儿的吧?他没有。实际上,他是惧怕女儿的。

    是的,你没看错,李岳不仅是惧内,他几乎对他的二婚老婆——表面圆滑内心险恶的崔平言听计从,让她得以屡次在李家的家事上兴风作浪,她还十分害怕自己的二女儿。

    的确是二女儿,尽管李怡自己至今以为是家里的独生女,但是李岳在与崔平结婚之前离过婚。李岳的大女儿是与前妻叶若樱生的李涵。李岳和叶若樱的婚姻生活曾经那么美满,却只有不到两年光景就因为经常吵架一拍两散了。

    最可怜的人自然是李涵,父母离婚的时候,她才刚满一岁。她懵懂娇小的脸蛋偎依在襁褓里,完全不知父亲的去向。

    在这以前,李涵一直是由奶奶苏俪照顾的,因为李岳和叶若樱白天都要上班。而离婚之后,叶若樱独自一人把李涵拉扯大,何其不容易。

    叶琉奕小时候上幼儿园以前是由外公外婆带大的。叶琉奕的外公外婆也就是李涵和李怡的爷爷奶奶。那时叶琉奕的父母还没有自己的住房,只是租住在单位附近的平房里。外公李睿心疼外孙女,和外婆苏俪两个人亲自带孩子。

    叶琉奕出生的那年,外公恰好刚退休,于是外公外婆的那段时间被叶琉奕完全填满了。外公是干部,离休工资不低。为了宝贝外孙女不被热着,外公买了空调。三十年前,大多数家庭连彩色电视和缝纫机都没有,自然不用说空调了。

    一年以后,表妹李怡出生。崔平抱着李怡请求婆家收养,可是李睿和苏俪没有精力同时照顾两个孩子,加上两个老人对于儿子和女儿从来一碗水端平,老人已经帮儿子带过一个小孩了,而且在此之前每户人家都要有子女上山下乡,儿子李岳不愿意吃苦,女儿李海兰便硬着头皮当了知青,中间经历了多少心酸只有她自己知道。

    儿媳妇崔平工作忙,公公婆婆不肯帮忙带孩子,她就只能找自己的亲妈带。不幸的是,崔平的母亲为了照顾李怡太累了,突然间脑溢血发作死亡。整个崔家都责怪崔平和李怡。

    崔平既伤心又委屈,在心里暗暗地记恨上了自己的公公婆婆,尤其是李海兰和叶琉奕。这二十多年,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拉拢李岳,进而侵吞李家所有的家产,等着看李海兰母女俩的笑话。

    人说没有爱就没有恨。实际上,这些苦恼是崔平自己找来的。当年李岳跟叶若樱离婚以后,本来叶若樱有找过李岳很多次,想着两人复婚。没想到当时已经30岁的崔平自己看上了李岳。

    说来也怪,李岳的两任老婆都是姐姐李海兰的闺蜜。叶若樱因为离婚,跟李海兰绝交了,大有老死不相往来的意思。而崔平经常去李海兰家蹭饭,渐渐对闺蜜的弟弟李海兰产生了感情。

    李岳开头死活不同意,可是崔平看中李家是干部家庭,生活条件好,重点做李岳母亲苏俪的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