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琉奕开心的迎上去,“大舅舅,二舅舅,你们等得久吗?”

    二舅舅李海明很开心地抱了抱外甥女,“琉奕,都长成大姑娘了,舅舅等得不久,你们今天这趟火车倒是没晚点啊。”

    大舅舅李海天热心地过来帮忙把行李放到后备箱里,“路途舟车劳顿,辛苦啊,快上车休息,怎么,好像少了两个人?”

    李岳脸色不太好看,“嗯,我老婆和女儿没赶上火车。要两个小时以后才到呢。”

    李海天没在意,“那你们先上车吧,我先把你们载到订好的酒店门口。”

    于是,李海兰和叶琉奕上了李海天的车,李岳坐李海明的车。车上,久别重逢的亲戚们聊了起来。

    李海兰贪恋地看着车窗外故乡的风景,“我一年没回老家了,婶婶还好吗?”

    李海天的脸一下子悲伤了起来,“不好,她最近过得不好。”

    李海兰震惊得脸色都变了,“怎么了?”

    李海天阴沉着脸,“小明想卖妈住的房子,房源信息都挂在网上了,天天都有人来家里看房子,把妈都气哭了。”

    李海兰和叶琉奕异口同声地说:“怎么会这样?”李海天长长地叹了口气,这才道出了原因。

    叶琉奕这才想起来,婶外婆住的房子当初是二舅舅李海明买的。叔外公和婶外婆年轻的时候非常穷,好不容易才把两个男孩和一个女孩拉扯大,即便孩子们学习成绩都不好,但是一家人很团结。

    老大李海天去厂里面当了工人,娶了同厂的女工吴菊为妻。老二李海明看上了漂亮而家境富裕的余帆,余帆也喜欢李海明身上的机灵与才气,两人不顾家里的反对闪婚了。

    为了养家糊口,没有像样文凭的李海明只好去当卡车司机,一趟又一趟的跑长途,经常还要帮雇主扛货,生活非常辛苦。直到有一天,李海明的刻苦和机灵让其中一个雇主看在眼里,这个雇主是保险公司的老总,刚好给他开车的司机辞职了,便聘请李海明为他的专职司机。

    李海明从长途卡车司机转变成领导的专职司机,生活没有那么辛苦了,收入也比原先多了一倍。李海明自然很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依着他的高情商和高智商,跟领导关系混得非常好。

    一年以后,李海明凭着跟领导的熟络,从专职司机调到了保险销售的岗位。全家都喜出望外,李海明凭着刻苦与好口才,竟然花了两个月时间成为了集团里的保险销售冠军。

    意料之中,李海明的职位又升迁了,他成了保险销售组组长。此时,家里的经济情况一下子变好了。李海明买了一套复式公寓。孩子李蓓出生了。

    在此之前的几年时间里,李海露跟李海天、李海明玩得最好的兄弟结婚了,李海天和吴菊也有了女儿李元。李元比李蓓大3岁,人很文静懂事,李蓓漂亮伶俐。

    时间又过了两年,李海露的儿子也出生了,李慧给他取名为李诚。李诚出生没多久,他的爸爸就出轨了,李海天和李海明把他暴打了一顿,因为愧疚,李诚的生父没有还手。

    李海露离婚后的生活非常艰辛,经济上常常入不敷出。李海明利用自己的社会关系让李海露到自己就职的保险公司工作。

    因为保险公司那几年效益不错,李海明捞了不少油水,他给自己买了一辆路虎。那一年,李海明住的那个小区向附近扩张,又盖了几座住宅楼,其中一座住宅的一楼均价非常便宜,房地产商本来是规划来租给商户开超市的。

    李海明一合计,觉得父母腿脚不便,住一楼正合适。于是回家跟父母商量了。李慧非常高兴,顿时觉得二儿子出息了,能耐了,立刻决定把自己住的两室一厅的小破房子卖了,用来装修新房。

    李慧却没有料到二儿子的心眼,那套房子说是给父母住,实际上产权还是李海明的。这样一来二去,等于把老大李海天将来的房屋继承权给剥夺了,虽然原先住的老房子不大。

    坐在李海天车上的李海兰瞬间明白了,她捏了一把汗,好险呐,多亏当初父亲英明,否则她也不可能享有房屋的拆迁权了。原来弟媳妇崔平也打过类似的算盘,让李睿和苏俪搬到她和李岳家里住,说是说照顾老人,实际上是打算侵吞财产。李睿不糊涂,他即便弟弟经常跟自己打电话炫耀有大房子住,李睿再想住大房子,也不答应跟儿子儿媳妇一起住。

    李海兰心里一阵悲伤,李海明从前在人前都表现得非常孝顺的,现在怎么会这样。

    李海兰沉默了好一会儿,“我还有一事不明。二弟不是很有钱吗?他为什么要去卖婶婶住的房子呢?”

    李海天气不打一处来,“他有钱?呵——那都是从前的事了!还不是因为他那不争气的女儿李蓓。”

    李海兰这才知道,李蓓因为从小习惯了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