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开始的时候,李海明为了买写字楼,把这些年的积蓄全部投进去了,还欠了一屁股债。如今那些债务利滚利,连本带利吓死人。李海明被逼得没办法,只好决定卖掉母亲住的房子。

    李海兰听完李海天描述的经过,连连摇头,说他现在怎么变得连面子都不要了。

    李海天无限惋惜地说,“这句话我也问过他,你猜他怎么说?他说,我不仅不要面子,我连里子也不要了。”

    这时,车子开到了之前预定好的宾馆门口,李海兰和叶琉奕从车上下来,看李海明的神情已经非常冷酷,完全不似刚来的时候,李海天和李海明跟他们约好等中午吃饭的时候再来接他们。

    李海兰、叶琉奕和李岳拖着行李去前台办理入住手续,李岳心急如焚地给老婆孩子打电话,得知她们坐的那趟火车才刚出发。最不可理喻的是,崔平竟然在电话里要求李海天或李海明再去火车站接一次人。

    李岳音量已经提高了八度,“那怎么行?这也太麻烦人家了,接一次就已经很给面子了,你还要人家跑两趟。”

    崔平很不要脸地说,“两趟怎么了?去之前他们说得好好的,把我们每个人都从火车站接到宾馆。”

    李岳据理力争,“可是是你自己迟到没赶上火车啊,还连带着让李怡也没赶上火车。所以你们娘儿俩就自己打车到宾馆吧,花不了多少钱的。”

    等到崔平和李怡姗姗来迟的到达宾馆,已经是接近晚饭时间了。李海明在酒店里订了一个包间。尽管他的财务状况已经入不敷出了,他还是习惯性的充着场面。

    经常冷着脸的李怡一见到李海天、李海明、李海露,就非常亲切的叫“大伯伯、二伯伯、姑姑”。尤其是那声“姑姑”,唤得那叫一声甜啊。李海兰和叶琉奕像观众一样淡定地看着她的表演,老实说,叶琉奕从小到大就没有看到李怡对人态度那么好过。

    包厢里还有一个人的脸上也一直挂着笑脸,那就是李海露。李海露早就不是几年前那个柔弱得整天以泪洗面的她了,他的儿子李诚已经长大成人,大专毕业以后也到保险公司上班。刚好当地有一个房地产商开发了一处别墅豪宅,就是地段偏了点,因此均价就比公寓高一些。李海露辛苦了大半辈子,决定买下那个地方的别墅,也算是扬眉吐气了。李海露花费了大半年的时间装修那套房子,里面的每一样东西都是她从各处淘来的,带着时光的温度。所以,趁着这次远房亲戚来访,她邀请所有人晚饭后参观她的新房。

    这时候表现的最积极的人是李岳,他立刻就表示,等她哪天有机会到李岳和李海兰的城市旅行,他也邀请她到自己家做客。李岳家住的是带入户花园的复式楼,因为选择了一楼,还送了一个露天小院。

    李海兰和叶琉奕立刻嗤之以鼻,因为李岳从来不让她们到家里来,李海兰和叶琉奕也不稀罕去他家里做客。是的,李岳的确就是这样的人,买了新房,连亲生姐姐都不让进门。过分的是,李岳连门牌号都不透露,李海兰和叶琉奕只是模糊的知道他住的是哪一个小区。

    事实上,就连李岳的亲生父母李睿和苏俪也只是在他们搬家的时候去参观过一次,苏俪比李睿多去过一次,就是李岳和崔平装修时钱不够了,苏俪亲自给他们送过去的。而今日,李岳却主动热情地邀请远房亲戚们到家里做客,是非常符合他的性格,他从来都是这样爱慕虚荣。

    第二天一大早,全家出动去墓地扫墓。因为李海兰给李睿预订了一个超大号的纸房子,李海天很早就开车载着李海兰和叶琉奕去把纸房子运到墓地。纸房子非常大,李海天把他绑在汽车顶部。

    扫墓的时候,李海兰用抹布把李睿的墓碑抹了一遍,摆上果品,点上蜡烛,然后让李岳先来磕头。为什么让李岳先磕头呢?因为李岳总是以为他是儿子,虽然李海兰是长女,并不是李海兰怕他,而是李海兰为了家庭的和睦做出的让步。

    李岳说是说回老家扫墓,但是坐了大老远的火车,也就只是磕个头而已,所有祭拜的准备都是李海兰一个人做的。崔平和李怡就更闲了,至始至终都是站在树荫下乘凉,在她们心里,扫墓只是个幌子,她们回老家,不过是为了免费旅游。

    李岳磕完就轮到李海兰,接着是叶琉奕。叶琉奕看着墓碑上外公的相片,那张亲切的面孔在童年的记忆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叶琉奕犹记得,外公病重时,曾在病床前对李海兰和叶琉奕说,叶琉奕上幼儿园以前的3年时光,是李睿心中最快乐的日子,叶琉奕是他最爱的孩子。

    而今,外公去了,此生阴阳相隔,叶琉奕想到这,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叶琉奕在坟前拜了3拜,开始和母亲一起给外公烧纸。烧了一沓之后,李海兰点燃了纸房子,火焰一下子蹿了老高,呼地一声烧完了。大舅妈吴菊打趣说,一定是伯伯太想住大房子了。所有人都笑了,只有叶琉奕笑不出来,她觉得这个大房子还是送得太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