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的一大群人随后又去拜了另外两座墓碑,墓地的主人是叶琉奕的老爷爷和老奶奶,也就是李海兰的爷爷奶奶,李睿的父亲母亲。

    老爷爷老奶奶出身是地主阶级,老爷爷年轻的时候是知识分子,当时那个年代能成为技术顾问的人非常少有。而老奶奶没出阁的时候是富家小姐,生活极其讲究,即便不出门也要化妆,那时候老奶奶用的是谢馥春的鸭蛋粉,无论去哪都要带着个保姆伺候。

    因为老爷爷的爷爷是古时候是县衙门的师爷,家里房屋几栋良田数顷,李睿和李慧分别是他的二儿子和三儿子。

    大儿子李聪是个极其贪财的人,为了贪图这几套房子,假意孝顺他,得手后故意把他气死了。李睿和李慧自此不在跟大哥联系,他们知道父亲近百岁头脑很清醒,生活还能自理。要不是他们大哥李聪谋财,老人至少能活到百岁以上,却在99岁就撒手人寰。

    李睿因此跟大哥李聪老死不相往来,他跟苏俪说起这件往事的时候,感叹房子多了不是好事,还是知足常乐最好。

    老爷爷的墓地坐落在更高的山上,那座山绿树环抱,风水极好。李海天、李海兰和叶琉奕走在最前头,跟在后面的是李岳和李海明,接着是李海露、李诚和李蓓他们,崔平和李怡手挽着手有说有笑,慢悠悠地像是去郊游一样。

    突然李岳一拍大腿暗叫不好,李海兰转过头来问他怎么了,李岳说墓碑上还刻着他和前妻叶若樱生的女儿李涵的名字。尽管李岳和叶若樱离婚多年,但是墓碑上的名字一直没有去改,主要是因为这么多年里李岳很少去扫墓。而现在墓碑上刻着李涵的名字,被李怡看到会发火的,李岳非常害怕。

    还是李海天出了个主意,让李怡在所有人后面去鞠个躬就可以了。李岳为了以防万一,还拿了一束花挡在墓碑上。

    叶琉奕在鞠躬的队伍里远远地看见两座墓碑上的照片,老爷爷一脸斯文的书生气,戴着圆圆的眼镜,典型的知识分子气质,目光炯炯有神,气度不凡。老奶奶是个知书达理的贵妇人,妆容精致,笑容可掬,高贵的眼神的透着一股机灵气。

    一行人鞠完躬就下山了,李海天刚好走在李怡旁边,李怡就开心地问东问西,李海天对李怡的印象不好,就突然问了她一个问题:“你知道你刚才鞠躬的其中一座墓碑的主人,也就是你老爷爷,生前最看中我们中的哪个人吗?”李怡想不出来,就问,“大伯伯,是你吗?”

    李海天哼了一声,“老爷爷最爱的是你亲姑姑李海兰,因为李海兰年轻的时候读书成绩最好,老爷爷是读书人,最爱会念书的后代,我们这群子孙里头,当年只有李海兰的学费是老爷爷亲自给的。老爷爷还给李海兰买了一架手风琴,所以你表姐叶琉奕幼儿园的时候就学手风琴了。”

    李海天说这番话的时候,特地把“你亲姑姑”这几个字说得特别重,他早就注意到李怡不尊重李海兰,所以有意无意地要教训一下她。李海天说完就快步走到前面去了,只剩下李怡表情恨恨地站在原地。

    李海兰和叶琉奕回到宾馆后临时改变主意,不在老家待一周了,扫墓完的当天下午,就买火车票回家。

    李海天知道后惊问为什么,李海兰只说家里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实际上,她是觉得老家就这么点大,要是去外面玩的话,碰到崔平一行人得多尴尬啊,玩也不能尽兴。

    而且现在已经明知李海明是什么样的人了,李海兰从小就跟李海天和李海明玩得特别好,李海露性格比较内向,所以关系一直淡淡的,而李海天年龄也很大了,没有办法一整天陪着出去玩。

    不过李海兰有一事不放心,就是婶婶田蔓——李海天李海明李海露的生母今后住在哪里。李海兰和叶琉奕临行前,跟李海天一起去看望了田蔓。

    李海兰和李海天商量了一下,建议田蔓跟苏俪一起住养老院,互相有个照应,李海天想了想,觉得这个办法好,目前也只有这样安排最妥帖了。

    李海兰和叶琉奕去老房子里看她的时候,田蔓歪着身子坐在沙发上发呆,花白的头发稀稀疏疏的没有什么光泽,双眼浑浊而无神,陷进深深的眼窝里,皮肤上的皱纹千沟万壑,瘦骨嶙峋的身板像纸一样薄。她面前的电视机早就坏了,什么节目也没有,只有一片雪花。

    田蔓看到突然进门的李海兰和叶琉奕先是吃了一惊,随后眼睛里迅速地藏起了某种心酸的东西。

    李海兰说明了来意,告诉田蔓养老社区里的种种方便之处,田蔓赶紧点了点头,她知道这总比在这所老房子里担惊受怕地好,就同意了。李海天也说,他再陪妈收拾一下东西,一周后亲自送她去夕阳红养老社区。

    李海兰说的家里需要处理的事自然是装修,由于工人们改管道的时候不小心,导致楼下漏水,楼板受潮了一大块,楼下那户居民的天花板上滴滴答答,地上已经水漫金山了。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