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然去年刚结婚,对象是高中同学,现在钟然家的房子里挤着五口人,如果钟然的孩子出生,就基本连落脚的地方也没有了。钟欣听说李海兰家有房子要拆迁,羡慕得不得了。

    李海兰却说,“拆迁前几年的确挺好的,那时候每个人都恨不得能当拆二代,用油漆在村里的墙上刷几个‘拆’字,还能给自己长脸。现在不同啦!你没听人说,政策改了。现在都是安置房,或者买房给补贴,很亏,血亏!尤其是农村,拆了给几万块,连房子钱都不够。或者买房补贴百分之八,最高不超过6万。120多平的楼房,如果拆迁也就十几万,他们当初盖的时候都十来万了,按照物价,其实拆亏了。农村拆迁之后那才叫惨啊,没地了,也没工作,也买不起房!”

    钟欣点点头,“是啊,现在早就不是前几年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了,那时到处都在建设,房地产叫一个吃香,现在已经很难钻政策的空子了,市场规范了。”

    李海兰继续说,“你现在才知道啊,我一个同学就是农村房子拆迁,挖土机到家门口,不拆都不行。老百姓哪看得懂那些弯弯绕绕的合同,楼房一平方拆迁补偿只有800元,平房600元一平方,洗衣机200一个,空调300一个,120平方9万6,加上一些家具,破天荒了也就几千块钱,这样加起来十万元,种的地就更不值钱了。”

    钟欣也感叹,“我们得努力啊,不然真的是蝼蚁!”

    李海兰倒是很坦然,“会依赖拆迁的一般都是投机倒把的人,现在的政策挺好,鼓励大家去工作,赚了钱不投资到房产里,就去消费,这样还可以刺激经济发展。”

    李海兰和钟欣又聊了好久,因为房子漏水而引发的风波竟然在几秒钟之内荡然无存,因为钟欣的缘故,李海兰很快结识了左邻右舍的邻居。

    李海兰的对门是一个有趣的大叔,谢德疆,外号——谢顶的老姜。

    姜,自然是老的辣。老姜有一个油光发亮的光头,因为年轻的时候爱思考,早就谢了顶。老姜的招牌动作是摸摸光头,再捋捋胡须。老姜的胡须微微泛白,像玉米须一样蓬松浓密,配上他虽然有皱纹但依然有光泽的肌肤,怎一个鹤发童颜了得。

    老姜的爱好有四个,厨艺,太极拳,天文,围棋。

    老姜有一个大大的啤酒肚,但他不喝酒,他爱吃,他跟汪曾祺一样是个美食家。

    刚好老姜之前跟钟欣打赌,输了一顿饭,钟欣点名要吃老姜亲手做的铺盖面。钟欣就带着李海兰赴宴了。老姜热情好客,既然是对门的邻居,也就不计较多一副筷子。

    铺盖面是老姜最拿手的菜。这是一道重庆市的特色面食名吃,因为面皮很宽大像铺盖,所以得名铺盖面。

    老姜熟练地把醒发好的面团搓成粗长条后切分成6个剂子,在手上抹一点点猪油,把剂子按扁。

    然后他两手拉扯着边缘一边转圈一边抻拉将面片扯开扯薄扯圆,完成的面片薄可透光,圆如满月。接着,老姜坐一锅热水,边扯面片边下锅。

    独具一格的手撕铺盖面,一改面条本身的单一,又不同于刀削面或拉面,而是用特殊方法发酵面团,使面团柔韧软和而又不粘手,煮制时用手拈起面团撕成大片状,形如铺盖,因此面片可薄如纸,匀如玉,只须数秒即熟。

    煮熟后捞出沥水,配以祖传秘制的鸡杂汤,撒上香菜和白芝麻点缀即可鸡杂汤是铺盖面的浇头,老姜足足熬了一个晚上。

    李海兰吃在嘴里,口感有肉感而不硬,下肚后浑身热乎乎的,冬天或者雨天吃上一碗铺盖面,整个人从里到外都散发的暖意。清汤杂酱咸鲜香甘,面皮在嘴里就像筋道的肉,越嚼越香。

    三个人聊得正开心,老姜的儿子谢云浩回来了。谢云浩是钟然的发小,两人好得几乎可以同穿一条裤子。

    但是奇特的是,谢云浩和钟然的性格可以说是一对反义词,换而言之就是互补。

    钟然是属于内向型的性格,单眼皮,小眼睛,厚嘴唇,眉毛又粗又短,沉默寡言,不善言辞,外表笨拙,内心机灵。

    谢云浩则偏向于活泼开朗的性格,柳叶眉很秀气,鼻梁瘦削挺翘,细长上挑,薄薄的嘴唇棱角分明,上嘴唇唇珠带勾,这样面相的人,只要吵架就没有吵不赢的。

    谢云浩跟谢德疆相比,除了谢德疆富态谢云浩骨感以外,五官神韵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谢德疆年轻的时候喜欢天文,但因为那个年代一般考上了大学,都包分配到工作单位,谢德疆的专业是金融,只能对天文爱好望洋兴叹。

    没有从事爱好的行业,对谢德疆来说是一大遗憾,于是他很自然地把那份未完成的心愿施加到了儿子身上,要求他高考填报志愿必须选天文相关的。

    可是谢云浩对天文一窍不通,他喜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