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这座繁华的城市里行走的其他灵魂就跟自己是同类人吗?蒋冰突然没有了答案,要么在光明里耀眼,要么在暗夜里沉沦,蒋冰没有退路。

    蒋冰尽量不去看叶琉奕同情的目光,有时候蔑视不会给人带来最大的伤害,而经常被同情却可以,蒋冰不想再被同情,只想被仰望。

    她忽然想起来什么,漫不经心地说,“我好羡慕杨菲啊,听说她跟网管何超谈恋爱一个星期就同居了,都不要付房租。”

    叶琉奕错愕地看着蒋冰,那表情随意到像在讨论中午吃什么,让叶琉奕很不是滋味。她定了定神,小心翼翼地收起鄙夷的神色,心想:这都什么逻辑啊?!把自己赔进去才换回免费房租,她叶琉奕可做不来。

    叶琉奕和蒋冰打完卡一起悠哉悠哉地往UI组的工位走去,一路无话。

    叶琉奕上班的乐玩网络游戏公司,是一家典型的网络公司,内部的装饰风格简约但不简单。五彩斑斓的色彩让人仿佛置身于幻境。

    整个办公室区域充满了设计感与科技化的装饰、躺椅、按摩床、洗浴区、健身房、游戏区,办公区内有免费的吃不完的美食餐厅,零食区、甚至还有电影院等等。这里就像是一个迷你城市,不出办公室就已经能够满足你生活的全部需求。

    公司这么做就是想让自己的员工能够充分的自由发挥自己的想象力与主动性。让员工最大程度上增加自己工作的满意度以及在办公室驻留的时间。

    叶琉奕远远地看到UI组的区域除了彭凡,蔡姐也满脸憔悴地坐在电脑屏幕前,“蔡姐,这么快就来上班啦?二小子不会想妈妈吗?”

    蔡姐是UI组的组长蔡惠惠,她穿着松松垮垮的背带裤和软底鞋,浮肿的脸上厚厚的粉底也遮不住雀斑和黑眼圈,几缕干枯如稻草般的头发不听话的翘起来,跟刚来公司时的她大相径庭。她讪讪地抬起头,“两个小朋友有婆婆带,我想你们啊,就不请假太久了。”

    办公室里一阵寂静,谁也没接话,大家的脸上都心照不宣地挂着礼貌的微笑。蔡姐是公司里出了名的工作狂,就连分娩那天都是她自己开车去医院的,推进手术室的前几分钟,蔡姐鼻子里查着氧气管,居然还在满不在乎地玩自拍。

    叶琉奕那时候看着坚强无比的蔡姐,觉得难以置信。工作再重要,也远远不如健康值钱吧?

    所谓工作狂,就是除了工作没有任何私人时间,没有爱好没有娱乐生活,他们不敢放假,因为一松散下来便是彻底的萎靡不振,他们沉浸在为自己编织的“努力就可以获得一切”的谎言里,不敢醒过来。

    他们甚至以忙碌为荣,殊不知,要想创造最大的价值绝对不只是没日没夜的努力,成为什么样的人有时候比做了多少事更重要。

    琉奕记起有一回外地的闺蜜来上海找她玩,而偏偏琉奕得加班,蔡姐不肯批假条,还跟琉奕灌输起朋友不如事业重要的观点,说自己年轻的时候,最好的朋友出国前想见最后一面,她因为加班毅然决然的拒绝了,还说她并不后悔。

    琉奕心下骇然,怎么会有这么自私的人?这偌大的世间,是不是只有琉奕还在相信,真正的朋友可以在有难处时给自己内心的依靠,那是雪中送炭,而事业的确可以给人镀金,只是那样的花团锦簇大多只是逢场作戏吧。

    不过琉奕明白蔡姐为什么热衷于当工作狂。据说蔡姐的老公也是个工作狂,是蔡姐之前的同事,蔡姐分娩的当天,那个男人连医院都没去,全程都在加班。而他们的结合完全是因为女大当婚男大当嫁,连相亲都省了。

    这样的婚姻没有任何感情基础,不过就是搭伴过日子,一块养孩子,共同攒票子。

    琉奕知道蔡姐有口难言,公司的产假批得不长,为了保住工作,蔡姐的二小子还没出满月就断奶了。蔡姐的婆婆心疼孙子,越发地看蔡姐不顺眼。

    蔡姐的生活现在是腹背受敌,因为不满意头胎生的是女儿,蔡姐被婆家逼着生了二胎,幸亏是儿子,不然既养不起,还得冒着丢工作的风险。

    蔡姐刚来公司的时候是网页设计,UI设计这个领域才刚刚兴起,那时公司处在创业期,同事之间的竞争不激烈,蔡姐被公司培训了一个月就接手了UI设计的职位,半年之后就升了组长。

    而同组的彭凡比蔡姐还早进公司一年,是个平凡无奇的老油条,一米八的身高,却只有九十斤的体重,黑黑瘦瘦的,像一根竹杆一样骨感。

    他亦是家里的顶梁柱,奔三的人,上有老下有小,外地户口,孩子要在父母工作所在地就读的话,要交一大笔费用,这笔费用对于彭凡而言无疑是一笔巨款。

    彭凡的老婆温佩只是一家外贸公司的前台,工资微薄,夫妻双方都只是大专文凭,在这研究生学历都已经烂大街的社会,大专文化毕业找到的工作大多只能解决温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