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叶琉奕去田子坊跟发小们聚会,一个是网络作家舒眉,还有一个是自由插画师庄静。舒眉的奶奶是苏俪的同学澜姨,庄静的外婆是苏俪的同学黄英,三个女孩从小一起长大。

    庄静是中央美院毕业,没有上过一天班,在田子坊开了一间小店,经营一些从国外淘来的艺术品,她也会给游客们现场画画,因为长得好看声音好听,偶尔会做做主播,收割一些巨额打赏。庄静还做微商,有自己经营的潮牌和化妆品。

    因为庄静的缘故,叶琉奕和舒眉经常去田子坊溜达。叶琉奕很喜欢田子坊其中一个入口的绿植装饰,像天空中飘浮的飞毯,被藏在角落的小女巫施了神奇的魔法,为路人遮阳挡雨。

    像田子坊这样的小而美的旅游景点,里面有很多的创意店铺,每个店铺都会有很漂亮的装饰,有的墙面上都是鲜花的装饰,有的墙面则是普通的红砖墙,感觉也很文艺范。

    田子坊里大多数的街道都比较狭窄,正如大多数古老的街道,大概要让人撇开现代交通工具,来一场身心荡涤的返璞归真。

    庄静的店在田子坊的某个巷子口,虽然地方有点偏,但是不难找。

    舒眉先打开了话匣子,原来她上个月在迪士尼附近的楼盘买了一套复式公寓,足足有五百平使用面积呢!而且还有一个两百平的露台。

    叶琉奕和庄静都很羡慕,舒眉却很淡然地告诉她们,自己过去的日子比她们现在的一半都还不如。那时候,她还年轻,为了追求自己的文学梦很冲动地辞去了自己高薪的工作,蜗居在十几平大的廉租房里没日没夜地创作,每天就吃一包泡面。后来自己的小说终于卖了版权,她才从此脱贫致富,摆脱困境,这套房子是她付全款购买的,没有选择按揭。

    庄静说,“我要是开店不需要资金运转,也去买套大房子住,现在先租房吧。”

    庄静前段时间她看中了一个农家小院,租金比市区的单间便宜。庄静美院毕业不到3年,虽然不是没有存款,但是现在大部分资金都用于经营店门,选择租房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她买不起房,连首付都付不起,第二个原因是,她最崇拜的马云劝年轻人不买房而是租房。

    但是前段时间,以租房为主业的自如出事了,房屋里甲醛超标,一部分居住在里头的年轻人得了白血病。庄静非常害怕,再也不敢随便租房子住。

    碰巧她看到了一个农家小院的招租启示,庄静去看了以后,觉得那就是生活该有的样子。院子里有两颗柿子树,秋天的时候沉甸甸的,枝干疏落,别有风骨,仿佛一副油画。

    她自己动手把屋子里的老家具重新上过油漆,又画了些墙绘,收拾完之后,房子里竟然有一种岁月静好的宁静。毕竟房子是租来的,生活不是。

    舒眉手托腮,“你做直播明明可以收打赏,多做几次不就有钱了吗?”

    庄静摇摇头,“我不想,那太占用时间了。所有的艺术家都是孤独的。我要在孤寂里自成一个世界。我喜欢画画,画画是我的梦想。为什么我不能放弃梦想,因为那是我所有的渴望,它是黑暗里的火种,可以带我走向阳光……”

    三个女孩聊了一下午,天渐渐黑了,叶琉奕放眼不远处的天边,琉璃艺术博物馆墙面上的艺术造型正闪烁着绚烂的灯光,像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舒眉说,“琉璃艺术博物馆真美!”

    庄静点头,“是啊,我带你们去那边逛逛吧!”

    叶琉奕和舒眉欣然应允。

    晚上的田子坊依然很热闹的,穿过灯火阑珊的小巷,向那处微妙的灯光一直走,就进入到一个梦幻的世界。

    博物馆的外墙上,有两朵巨型金属网牡丹花簇拥着。白天,花影静谧;入夜,花姿绚丽,呈现出浓郁的现代艺术意味。

    单外墙就镶嵌着4800多片宛如石窟岩石般质感的透明琉璃砖。一朵宽10米、高5米、重达1吨的巨型金色牡丹花高挂在琉璃墙上,好似从琉璃中绽放出来,显得格外醒目。

    叶琉奕不禁感叹,“这外墙也太美了!”

    庄静说,“不仅是外墙,博物馆的每一个细节都投射出设计的元素,甚至电梯房的屋顶也有多媒体投影制造的玄幻场面。跟我进来看吧。”

    博物馆的第一个展区,是以电影院标准打造的3C微播影映厅,开幕特展放映的是8分钟新片《女娲补天》。

    走进展厅,近百件历代琉璃珍品述说着中国古琉璃的故事,还有曾亮相19世纪巴黎世界博览会、被誉为“世界琉璃之父”的法国艺术家Emile Gallè的作品。54件造佛作品则集中展示了艺术家杨惠姗23年的智慧与辛劳。

    庄静显然对这里很熟了,如数家珍地给叶琉奕和舒眉一一介绍,“琉璃博物馆分上下两层。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