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现在仅仅只是要进幼儿园就要交赞助费,虽然家里的四个老人都觉得只要上小学就好了,幼儿园没必要读。但是家里的小朋友要想进小学读书,享受九年义务教育,首先要有幼儿园毕业证,小学才允许报名。

    这可把彭凡一家愁坏了,读幼儿园要交赞助费,读小学又要交赞助费,读初中还要交赞助费。问题是交了那么多赞助费就能保证考上重点高中吗?考上重点高中就能保证考上985大学吗?考上大学就能保证拿到学位证和毕业证吗?毕业了就能保证找到工作吗?

    彭凡的内心突然没有了答案。他真害怕,如果将来孩子不爱读书,这么多赞助费就打了水漂。但是,即便如此,他也不敢把孩子读大学的阳光大道给一刀切断,他没有那么鼠目寸光。

    所以当彭凡把自己买学区房的目标告诉温佩时,温佩的心情怎一个开心了得?他们这对年轻夫妻结婚五年了,却还没有一间像样的住处。

    且不说养孩子的投入大得就像个无底洞,小夫妻俩每个月还要寄给家里的四个老人一大笔赡养费,这样省吃俭用之后,能存下几十万就是个奇迹了,如果不是彭凡恰好找了个好工作,一大家子就只能喝西北风了。

    这些年,小两口为了省钱,租住在上海的一个城中村里。这里的房东可出租的房子很少,因为楼层比较低,而且又处于比较落后的棚户区,租金自然便宜很多。

    上海作为北上广深之一,有魔都之称,繁华程度更是狠狠的甩开广州、深圳几条街。但是很多人只看到上海的繁华,却看不到处在繁华以外的城中村。

    彭凡住处周围的建筑至今依然保留了70、80年代的风貌。建筑破旧,墙上到处贴满了广告,甚至还有很多墙角都长满了杂草,街道冷清,杂物乱放。这些完完全全符合一个小村庄的基本特征,但与大都市的上海格格不入,更像是一座小村庄。

    在70、80年代,彭凡居住的城中村曾经是一个县城,在当时可以算是一个比较繁华的地方了,在那个时候,农村里面都是泥土做的房子,而在这里已经开始有了像样一点的平房,在当时来说已经算是相当的前卫了,现如今这样的城中村却被称为“棚户区”。

    从小县城转变成棚户区,是因为上海这些年的发展之快,已经把这个被遗忘的小县城狠狠的甩开了。

    像这样的城中村在上海还有很多,现在上海的发展重点在于浦东新区那边,很多比较偏远地带的城中村,还没有规划到,还处于比较落后的地方。

    彭凡这几年租住在城中村,本来想买车代步,但是住在这样狭小的街道,只能够一辆车开过,有车也没有地方停车了。

    因此彭凡和温佩都巴不得下一秒就可以拥有自己的房子,哪怕面积不大,但至少是一个避风港,不用为孩子的赞助费发愁,也不用再付租金。

    当彭凡得陇望蜀,以为正向幸福的康庄大道上飞奔的时候,彭凡的岳父突然病倒了,刚开始会呕吐,四肢水肿,皮肤稍稍一碰就淤青,再后来就会贫血、皮肤瘙痒,甚至发展成呕血,面色一日比一日苍白。

    老人只好去医院看病,做了大大小小的检查,才知道事情非同小可,竟然患的是尿毒症,要靠血液透析才能维持生命。

    可怜的老人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日夜操劳一辈子,好不容易儿女长成,抱上孙子外孙,可以安度晚年了,却忽然一病不起。

    他听说血液透析每个月都要花费一大笔医疗费,把所有的养老金贴进去都不够用,竟然没办理出院手续就自作主张回到了乡下的老房子里,说是要放弃治疗直接等死。

    温佩知道以后哭着跑回老家,砸锅卖铁也要给父亲治病。

    还是彭凡向岳父的主治医生了解了尿毒症,才知道主要通过肾脏替代治疗方法来治疗,即血液透析、腹膜透析、肾移植三种治疗方式,重要脏器功能衰竭行替代治疗或移植是最成功、有效的,只要科学规范地治疗,仍能够有质量的存活许多年。

    而医生们制定的治疗方案血液透析是目前广泛应用的尿毒症治疗方法之一,方法是将患者的血液与透析液同时引入透析器,清除血液中的尿毒症毒素及体内多余的水分。

    医生很耐心地告诉彭凡,国内很多透析中心尿毒症患者的生存期已能延长十几到二十年,国外甚至有存活三十余年的报导,所以说尿毒症并不可怕,只要科学治疗,依然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彭凡了解后更倾向于让岳父做肾移植。肾移植是将来自供体的肾脏通过手术植入受者体内,从而恢复肾脏功能,只是很难找到可以成功配型的肾脏。

    彭凡是个实心眼的老实人,他二话不说,就拿出自己的一半积蓄,陪着妻子温佩苦苦劝说岳父接受肾移植手术,最终把岳父打动,还把岳母和妻子感动得稀里哗啦的。

    屋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