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超无业在家啃老了半年之后,何超舅舅开的乐玩网络公司已经走上了正轨,在进一步扩大规模,于是何超在母亲的勒令下,动身前往上海,在舅舅的公司里当网管,实际上就是带薪混日子。

    虽然何超在上海当网管有舅舅罩着,会比之前的工资多一点,但是毕竟网管不是什么重要的工作,大部分时候,就是个闲置,所以何超的工资依然不够在上海生活。

    国内快速的城市化进程,让更多像何超这样的年轻人涌入城市,自愿或被迫消费着高昂的都市生活成本,当这种发展压力无法由一代人承担的时候,就变成了由两代人共同担负的状况。

    何超没有自理能力,从小什么事都是妈妈包办,经济不独立,没钱花了就找妈要。

    这就意味着,何超的母亲将参与他今后生命里的大部分选择,包括恋爱结婚。

    这也难怪何超的母亲知道他交女朋友了,就心急火燎地赶到上海,想看看这个未来儿媳妇到底合不合格,毕竟现在何家的积蓄不仅要养那个长不大的儿子,还要养一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女人。

    杨菲刚开始跟何超恋爱的时候,叫他往东,就绝对不会往西。何超喜欢打游戏,杨菲说不喜欢男生打游戏,何超就把游戏删了。何超以前一天要抽一包烟,杨菲说不喜欢烟味,何超就把烟戒了。

    杨菲有的时候半夜十二点想吃小龙虾,偏偏她喜欢的那家店里住的地方很远,外卖小哥都没办法跨区送,何超就自己骑着电动车去帮杨菲买,风雨无阻。

    杨菲现在回想起来,才发现根本不是因为何超有多爱她多宠她,而是因为何超从小习惯听妈的话,没有主见,有事就找妈。何超是个典型的妈宝男,杨菲只是在何超母亲不在他身边的时候,暂时扮演了母亲的角色而已。

    上个周末,杨菲算是彻底领教了妈宝男的含义。所谓妈宝男,就是指什么都听妈的,什么都以妈是对的,什么都以妈妈为中心的男人。

    何超极度崇拜妈妈,认为妈妈最美妈妈最棒,认为女人就该像妈妈一样。所以当嚣张跋扈的杨菲和何超妈妈发生矛盾时,何超只会指责女友,维护妈妈,就连婚姻大事也要由妈做主,妈妈不喜欢的就不要。

    杨菲看着何超和妈妈亲密无间的样子,听着她完全听不懂的方言,觉得住在何超家租的房子里,她就像个第三者。

    周天的时候,杨菲感冒了,她像往常那样缠着何超,想让他陪着去医院。可是很不巧,何超的妈妈腰痛又犯了,何超便说要在家陪母亲,给了钱让杨菲自己去医院。

    何超的做法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难道他得有了女人就忘了娘吗?可是不懂事的杨菲心里却很不乐意,她赌气一摔门出去了,在门外等了好久也不见何超追出来。

    晚上杨菲回到出租屋的时候,何超已经在客厅里打好了地铺,说是晚上杨菲母亲睡房间,何超睡客厅。杨菲竟然又不乐意了,怒火中烧了一整天的她开始摔东西,何超气急之下打了她一巴掌,杨菲哭叫,“你敢打我?为什么所有人都要这样对我?”

    何超斜睨着眼,“为什么?菲菲你真令我失望!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我给你作为我们共同生活费的那张银行卡上,有多少笔资金是划给了你的亲弟弟?我家里养我,养你,还要养你弟弟?”

    杨菲顿时不吱声了,她想想自己的原生家庭,不禁悲从中来。杨菲的父母生了四个孩子,三个女孩,一个男孩,女孩个个如花似玉,男孩是年龄最小的,性格顽劣,杨菲在家里排行老三,是父母眼里最不起眼的孩子。

    杨菲家里并不宽裕,杨菲从小都是穿两个姐姐淘汰下来的衣服,杨菲出生后的一年,她的弟弟杨磊。杨菲的童年里,没有得到多少关爱,弟弟的一切都有父母和姐姐们包办,而杨菲是大姐杨芳一手带大的。

    杨菲的父母年轻时是工厂的纺织工人,后来大批工厂关闭,杨菲的父母也在那批下岗潮里失业了,他们没有一技之长,只好向亲戚们借钱开了一家小吃店,幸亏小吃店生意红火,才把债务一点一点的还上了。

    杨菲觉得家里这样的光景,四个孩子都能供到大学毕业已经是个奇迹。现在大姐杨菲已经另立门户,在老家开了小吃分店,父母开的那家小吃店,渐渐地交给二姐杨朵打理。

    杨菲因为当时是在上海读大学,毕业以后就留在了上海。弟弟杨磊敬重大姐杨芳和二姐杨朵,却从小就习惯欺负只大一岁的杨菲,柿子捡软的捏。

    杨菲在外面脾气非常爆,其实小时候在家里当惯了受气包,什么都逆来顺受,却无力反抗。杨菲自己都快顾不上了,却傻乎乎地以为,杨磊是她兄弟,她不帮就是不顾亲情。

    前段时间,杨菲的弟弟杨磊谈了个女朋友,要结婚,连礼金都是杨菲出的,没多久又说要买房,杨菲又帮付了首付,首付付了,杨磊又说月供还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