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琉奕孤身一人在泥泞中爬过人生中最长的一段黑暗,她曾经以为她再也不会发光了,那种彻骨的痛蚀骨的冷,被她拼命地压在记忆之盒底部,那些过去的时光,如果再来一遍,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挺过来,她怕天还没有亮,她的心就死了!

    她的光芒并非来自于外力,而是她历经磨难之后,终于找到并且点亮了她的本心,也照亮了很多她想照亮的人。但是她的心早已千疮百孔,此生不可能痊愈。她常常想,如果她在最黑暗的时候,有人可以像她照亮别人那样照亮她,也许她就不会受那么重的伤了。

    而现在叶琉奕只想快点强大起来,自己赚很多的钱,赶紧远远搬走,早点结束跟寄人篱下无异的生活。她将来会经常看望父母,会赡养父母,但绝对不愿意再跟他们住,等她有了自己的房子以后,一天都不愿意住在父母的房子里,因为那里的氛围让她觉得窒息。

    尽管父母有两套房子,有一套是打算过户给叶琉奕,但是叶琉奕不接受,她只想住自己买的房子,她觉得靠自己比靠父母、靠男人、靠朋友都踏实。如果叶琉奕的房子是她自己买的,也是她自己装修的,父母就再也没有权利以“爱”的名义折磨她了!

    说到买房,叶琉奕就想起了闺蜜景雨萌。景雨萌今年二十八岁,韵苑舞蹈学校的培训老师,已经有一个谈婚论嫁的男朋友,却仍然选择在婚前自己买房,装修成自己喜欢的样子,将来就算不经常住也可以度假用。

    叶琉奕刚好当晚要去韵苑上宅舞课。韵苑舞蹈学校旁边有一家约客便当店,叶琉奕和景雨萌都很喜欢吃那家店的招牌鸭肉饭,晚上她们约好在那里汇合。

    正值饭点,原本宽敞的约客便当店里早已人满为患,空气里充斥着诱人的饭菜香,人声鼎沸,杯盘交响,叶琉奕和景雨萌站在摩肩接踵的店门口,等得手心都出汗了,才等到两个空位,不过是跟别人拼桌的。

    叶琉奕无奈地摇摇头,“想不到这家店生意这么火爆,老板应该赚发了吧。”

    景雨萌神秘地一笑,“人家才不稀罕这点小钱呢!他平常还收着十栋楼的房租。”

    叶琉奕吓了一跳,“什么?十套房?上海的十套房?”

    景雨萌正色道,“不是十套房!是十栋楼!”

    叶琉奕难以置信,“啊?!那他干嘛开店啊?就算开店难道不应该开一些很高大上的店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