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丁玉洁刚开始的时候还只是想从卫原手里拿一点自己儿子的创业资金,但是看到卫原亲吻秦默的那一幕。她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为什么她不能讲卫原所有的资金都拿过来给自己的儿子呢?卫原现在就是个搞基的,以后肯定也不会有后代,如果自己的儿子和他的关系好,那么是不是自己儿子的后代得到卫原的一切就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呢?!

想到这,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过,她又想,她虽然是卫原的亲戚,但怎么说也是舅妈,和卫原的关系再亲能亲过齐罗胜吗?齐罗胜可是卫原如假包换的亲舅舅。现在卫原对自己这个舅妈的态度就这么好,假如真的遇到舅舅的话,那态度还不是更好。到时候她和卫原提出什么要求就更为简单了。

她越想越觉得自己聪明,并且越发觉得这个办法好。现在,她已经完全被眼前的利益和金钱蒙住了眼睛,忘记了她自己和卫原之间的血仇。

丁玉洁想到就做,立马给齐罗胜打电话,下定决心这次一定要把齐罗胜劝回国。

不过她刚举起电话就又放了回去,她找来自家儿子,嘀嘀咕咕地和他商量了一通。

齐龙宇刚开始的是脸上全是惊疑,后来是恐惧,最后定格在破罐子破摔上。

齐龙宇给自己的父亲拨了个电话,故作兴高采烈地说:“老爸,我成功了。我在c国做的那个治污项目成功了。你不知道我现在能赚多少,一天赚的钱比你还多。厉害吧?!……肯定啊,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儿子。……哦,是因为s城说要给你儿子办个荣誉青年的颁奖典礼,这不是我高兴吗?我就想请你回国来参加这个典礼。到时候也让s城的父老乡亲看看,齐罗胜多么教导有方,教出了这么个优秀的儿子……”

齐罗胜在电话那头被齐龙宇夸得是从头爽到脚,一时头脑飘飘,也没多想就同意。

齐罗胜一答应说要回来,丁玉洁就高兴地把这件事和卫原分享了下。

卫原一听自己的舅舅要回来,心里自然十分高兴,连忙说:“好啊,到时候我和你们一起去飞机场给舅舅接机,也算是个舅舅一个惊喜。”

接机那天,卫原还真的给了自己的舅舅一个惊喜,惊得他晕过去去了医院。

事情的发生其实是这样的。

齐罗胜知道自己的儿子要办颁奖典礼,心里那个高兴,比自己得奖还痛快。

可是刚一下飞机,站在出口,他看着眼前熟悉的脸孔,脸一下就扭曲了,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给自己的老婆和儿子。他苍白着一张脸,直愣愣地看着那个熟悉的面孔离自己越来越近,甚至脸上的笑容都和自己记忆力的一样,嘴里还说着:“舅舅,你辛苦了……”

舅舅,舅舅,舅舅……

齐罗胜听着想这两个字,突然想到那个自己打算扔到河里的小小一团的婴儿,耳边似乎又传来他尖利的哭声,脚下一软,看着眼前的天空离自己越来越远。

卫原看着在看到自己就脸色苍白地倒过去的舅舅,虽然一头雾水,但是手下自然而然的动作就是扶住他。

丁玉洁和齐龙宇在旁边看着这一幕都傻眼了,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冲到齐罗胜面前,慌张地喊:“老公(爸爸),你怎么了?”

站在后面的秦默收起眼睛里疑惑的眼神,拿起通讯器打电话给医院叫来救护车,同时冷静地上前扶开围在齐罗胜身边的几个人,说:“我已经交救护车了,咱们还是给病人一个开放呼吸吧。”

在扶卫原的时候,他稍微用了点力,似提醒也似警告,惹得卫原奇怪地看他。

卫原迷茫地看着丁玉洁两母子,他们脸上也是满满的惊慌,看不出什么啊。就算前几天,安强和秦默都在他的面前明着暗着提醒了他好几次要注意丁玉洁两母子,但是卫原不管怎么看都觉得这两个人挺正常的啊。现在自己的亲人突然晕过去了,这两人的表现不是很正常吗?

将齐罗胜送到医院,并且将丁玉洁两母子安顿好,秦默才拉着卫原回了家。

在回家的路上,他接到了一个电话,不知道电话里的人跟他讲了什么,一路上他紧紧抱着卫原,并且还用怜惜的眼神一直看着他。

卫原被他的动作和眼神弄得心里发毛,好不容易到了家里,开口问:“怎么了?你用这种眼神看我。我身上应该没什么奇怪的吧?”

秦默亲亲他的额头,安抚道:“没有,你很好。在我眼里,你一直是最好的。可是……”不知道想到什么,他难得犹豫地停了口。

卫原疑惑,“有什么事就说呗?你这样看着我,并且嘴里还犹犹豫豫,让我心里有点慌张啊。”说完还哈哈笑起来,似乎想缓解下内心的慌张。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