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干净但是毕竟叫做女士卫生隔间的狭小角落里面甜蜜了一小会儿,安潇潇便理智地从赢珏的怀抱里出来。一双手温柔地且不安分地打理着赢珏的衣领,声音是一种因为幸福而颤抖起来的诱人声线“你表弟还在外面等我。”

赢珏挑逗地扬了下眉毛“他会理解的,这些事情,他从一开始就清楚的。”

安潇潇愣了一小下,随后也就有些丧气地点了下头“我就知道。”

其实如果kevin是真的欣赏自己文采才来找自己的话,那么安潇潇也许会更加开心的。不过既然事实已经如此,安潇潇也就只好让kevin在外面等着自己了。

一直到了品酒会结束,andy在外面找不到赢珏的人,一个人在走廊四处乱转的时候,遇见了早就已经等候在原地的kevin。

kevin见势,知道赢珏已经和自己未来的表嫂破镜重圆,于是便又大发善心,以带对方参观魔都夜景为名,把andy给轻松哄走。

而后接到消息的赢珏和安潇潇才从厕所隔间里面出来,赢珏走到镜头下面,简单地象征性和本次品酒会的主办方经理握了下手,随后就拉着安潇潇离开。

被赢珏送到家门口,安潇潇和赢珏坐在车里,半晌,又听见赢珏问“去我家住吗?”

安潇潇愣愣地望向赢珏“你不是已经把我送到门口了?”

赢珏靠在后背椅上,嘴角邪恶的扯起来“送你回家彰显绅士风度,不过更想要的,是你答应和我回去住,或者,邀请我上楼。”

安潇潇不语,表情里面似乎是缠着某种恼人的遗憾。她咬咬牙,还是拒绝了赢珏。而这一次,不是故作矜持,而是出于内心深处原始的恐惧“我还是一个人上楼吧,对不起了。”

她从来没有想过,她会因为和心爱的人在一起而感到恐惧。

这是一种后遗症,被狠狠背叛两次之后的失恋恐惧症。

她很怕,之后的她永远没有办法克服这种心理,永远都会活在这种恐惧中,而让赢珏,也和自己一样受到拖累。

赢珏望着安潇潇,温和地拍了拍对方的手“有什么对不起的,既然你想要一个人,我就改天再来找你好了。”

安潇潇低着头,眼巴巴望着赢珏的手从自己的手背上拿走,在那温度即将失去的一瞬间,安潇潇不知为何,像个无助的小女孩般便又攥住了赢珏的手。

她整个人窝在赢珏的怀抱里,一双手紧紧地抓着赢珏的手“赢珏,我好害怕。”

赢珏连忙把安潇潇揽在怀里,一只手顺着她的黑色长发顺流而下,安稳地抚慰着她的后背“不要怕,有我在。”只不过,此刻的赢珏的眼中缠着一丝迷茫,他并不知道,安潇潇此刻在害怕些什么。

安潇潇的头枕在赢珏心脏的位置,脑中静静地回荡着赢珏暖心的安慰。只是因为突然之间又重新拥有了这个爱着自己的男人,安潇潇却反倒更加恐慌。她很怕会重蹈覆辙,她很怕自己也许就是传说中的天煞孤星。她害怕被背叛,被抛弃,非常的害怕。

偶尔的时候,她会因为一些小事而想起梁辰,可是想念的意味淡淡的,准确的说,只能是偶然联想到他罢了。她并不因为自己的失恋恐惧症而仇恨梁辰,因为她根本就不敢去想,当初自己和梁辰分手的景象。

那个景象,就如同一个催死的命符般。如果可以,她希望可以把她的所有过去割裂开来,然后把那段悲惨的回忆,狠狠地抛出自己的生命。

此刻的她,多希望从一开始,她就和赢珏在一起,没有和梁辰的复合,她和赢珏从法国回来,然后一直到现在,都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可是这些话,又怎么能够和赢珏说呢?而且就算是说了,安潇潇也仍旧不能确定,赢珏到底懂不懂自己的心究竟有多痛,心里又究竟有多害怕。

于是她从赢珏的怀抱中起来,探身在赢珏的脸颊处吻了吻“好了,我要回去了。”

赢珏点点头,望着对方的身影,一直延伸到房间的灯光被点亮,才放心地嘱咐司机离开。

一个人坐在房间里面,安潇潇无所顾忌,因为心里面无数复杂的情绪,在房间里面开始一遍又一遍的转圈圈。

想到就在离开这个房间之前,她对于自己的未来,似乎还充满了无限的迷茫。她努力地想要去好好的生活,可是生活却总是在自己的身上蒙上一层白色的迷影。她时而怀疑,自己和赢珏突然复合,是不是自己潜意识里因为寂寞而想要利用赢珏,时而又否定,认为自己其实是爱过赢珏的,记得在法国的时候,她真的有想要和赢珏走到一起的心愿,而现在,她确实是爱上了赢珏的,她相信自己。

也许之前她告诉乔寻,说自己分不清楚友情和爱情,是真的。但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